今天辦公室只剩下我們部門的三個女孩兒再繼續奮鬥
大家東說瞎聊一些不爽,不耐,無奈,小抱怨
雖然說,這樣吐苦水不會對改變我們的現況有任何幫助
搞不好打亂工作的節奏,又要從新開始
不過至少可以喘一口氣
都是各有各的難處

唯一明亮著的一小方空間空氣沉悶,也許是空調八點多就關了的關係
大家的悶氣是溫溫的流動

想起以前在砲聲隆隆的剪接間
灰色的柔軟泡棉將外面0nline的戰場隔成兩個世界
有時一開門想加入幹繳長官的砲火(尤其是貓貓一天到晚都想逼死我們的時候)
還會發現玻璃外看不到的死角居然藏了這麼多支戰友
門都推不進去,擠在一起也要幹個兩句才甘心出去

當然還有NGB
阿愷每次都說"那隻小貓貓以為會叫就當自己是獅子阿~~"
阿接到電話還不是"是!是!是~~我們馬上收,高雄的連線是八??!!"
掛上電話馬上接受我們鄙視的白眼 "阿~~怎麼剛剛不是很威風~~~~~~"
阿愷"我只是給他面子....."邊快速收帶


那時候的情緒可是很直接很賤很白目又很暴戾的~~ 好變態緊繃的日子
我懷念起你們呢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咪萬ㄟ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