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4315.jpg

這是一間屏東頗大間的私人醫院的雙人病房,

我進去時,裡面已經有一位高血壓的阿媽在了

她敢情把這裡當她家了,尤其她家人也是誇張要命,

她一人住院可是全家在這邊圍爐了,

不說我剛進房時正在昏睡就被她們的高分貝討論聲吵醒

也被迫聽完他們家這次圍爐的菜色跟無聊的婆媳戲碼。

我被吵醒三次後請我媽去跟他們說一下,他們還客氣一番。

後來她女兒(歐巴桑)手機響的驚天動地就算講電話還擴音,

我才剛剛能靜下來睡一下就不停被他們的聲音弄醒,

基本上我不怕吵,但他們就是能讓我不停醒來。

我這樣睡睡醒醒的很不舒服。

我媽一直跟我說忍一下。 但睡不著就是睡不著,我媽出去幫我裝水時,

他們家又有人來,兩個小孩衝進來大叫"阿罵阿罵"

我當場真的是火大,還在猶豫要不要出聲時,

就聽到那個歐巴桑對小朋友說"你們不要大聲會被隔壁的罵喔!" 

後來我就看到那個小孩掀起簾子看我,我回看她,

心想這家人都不教小孩禮貌的嗎?後來我才知道爲何他們會放任小孩掀人家簾子

因為他們自己大人也是這樣,那個歐巴桑也探過頭來看我

於是我坐起來,直視她說"可以請你們小聲一點嗎?我一直醒來,謝謝!"

那個歐巴桑冷冷看我一眼啥都沒說就坐回去

後來他們開始說諸如"在這裡也不能說話喔....這麼痛苦還不如轉房算了....."一堆

我媽回來他們就馬上住口,我氣到,就是我媽不在故意講給我聽 。

一會兒護士小姐進來,我問隔壁要轉房嗎?

她說:沒有,我說:好,那妳幫我轉!並將原委跟她說明,她沒多說什麼就去辦

等護士通知我們換房,收好東西我緩緩走過他們面前

我才看清楚原來他們是4大2小在房裡,

每一個人眼睛都在注視我, 我快走到門口還是忍不住,

就對著他們說 "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家客廳,你們不應該這麼大聲"

我還說完,那個看我的歐巴桑就跳起來對著我的鼻子大罵 "妳說什麼阿妳!!妳再說一次......."

我用沙啞又無力的聲音又說一次,

接著其他大人也站起來對我吼"妳以為這是什麼地方,妳說小聲就要小聲.... 怕吵不會去花錢住單人房喔!!..........

披哩啪拉罵起我來,她先生幫著叫囂還叫我等著 ,他去叫護士來。做賊喊抓賊咧~ 

我也不客氣問他(氣虛聲勢弱....):

難道我們不以是花一天1200元來住院的 安靜休息是病人的權利,

要閒話家常可以回家再說,醫院本來就不可以大聲....

八婆扯著嗓門擺出葫蘆狀對我大叫"我們幹麻為了妳講話要像在作賊一樣,錢我們也有繳ㄚ"

我回說這裡就不是大聲聊天的地方阿,如果今天妳媽是我,在難過需要睡覺你會吵嗎?

那八婆像起乩一樣氣罵"妳還敢說!!"衝過來扯我衣服 。

我媽急著衝過來拉住我還不住的輕拍我的臉罵"妳這個小孩怎麼這樣......."

然後轉頭一直跟人家說“對不起,小孩不懂事”,

我用我僅存不多的力氣推開那個死八婆問我媽"幹麻道歉??我們又沒有錯!"

我媽只是很兇的看我"妳給我少說兩句",出到門口他們就追罵到房門口,

剛好八婆的先生拖了一位護士過來,他馬上指著我大聲說"就是她拉~來評理拉....."

護士小姐一臉很不耐煩一直跟他說"沒事了沒事了"他還是一直扯著喉嚨,

怕大家沒聽到似的用滿嘴檳榔渣的血盆大口對我吼

"現在才幾點阿!八點而已,還是會客時間耶,不能說話阿??阿!!阿!!"

我走近他說:一個病人要休息還有分時段的嗎?

你媽想睡覺你希望別人一直講話嗎?

他"你......"一聲手舉半高作勢要打我,其他護士湧上把他架開,

他指著我鼻子罵"要不是妳是女的我早晚打死妳,沒水準啦你"

我瞪他說"你在醫院叫那麼大聲誰才沒水準!!!"他又作勢要上前就被架開 。

我也被我媽拖進新病房

我全身氣的直發抖,坐到床上忽然委屈一股腦子衝上來 抽抽噎噎哭起來,

因為鼻塞我用嘴呼吸,但大口吸氣我就咳,一咳肺又痛。

就這樣我又咳又哭又不停聽到我媽在外面跟他們道歉,又氣又難過 ,

我真不懂為什麼要道歉,錯的又不是我們,我們也讓步了 ,

你們不講話不行,好,我搬走,你們丈人多聲音大嗎?

這裡是醫院又不是啦啦隊大會。 吵什麼?

我也沒說錯話阿!!!!!!

醫院可以讓你們大聲喧嘩嗎? 只有你家病人需要休息嗎? 

門沒關上所以我聽的一清二楚,忽然有一位中年婦女推門走近來

我以為是八婆他們家的人,結果她一進們就跟我說

"小姐小姐,妳不要哭 了,我都有看到,大家都知道妳沒有錯 不是妳的錯,

我之前那間隔壁也是很吵,我們最後要求換房了,

這種家屬很惡質,大家都有看到,都知道妳是對的,妳不要哭了!"

批哩啪拉講完一串話就走了,我咳著沒辦法跟她說一聲謝,也不知道她是哪一房的

後來我媽進來罵我一噸,我也不服氣的頂回去

我媽最後就用"對對對你都有理" 來結束不想跟我再討論這個話題。

我不懂,有理也不能說 ,那以後大家比聲音大就好了嗎???

要法院來幹麻? 回家買超極大聲公是不是還實際一點?!

過年病院人少,大概老一輩覺得過年在醫院不吉利,

大多都回家再來。我換了一間雙人房但只有我一個睡的房間,終於安靜多了。

因為我們家三個都掛病號,所以我媽沒辦法一直在醫院陪我,

除了第一天我妹陪我過夜,之後就叫我媽不用陪我睡醫院了,

因為她還要拜拜什麼的,不可能一直在。

所以我獨自睡了三個晚上。頭幾天情況不好時我幾乎是睡睡醒醒,

除非叫我起床或吃藥不然一直都打著點滴在睡覺,時間過多久都沒啥感覺。

   本來第三天看沒發燒打算看過報告就出院回家,

當晚凌晨4點,我忽然喉嚨痛到睡不著,起來找護士,

叫了兩次,她只來量我耳溫,並給我一顆止痛藥就沒下文,

睡不著,啀倒9點駐院醫生巡房。我才第一次看到我的主治大夫,

他翻看我的病例,按慣例問一些問題,對我的鑑驗報告並無多提,

只是告訴我他"臨~床~懷疑"是霉漿菌引起的肺炎,

然後聽到我昨晚又發燒,他說再多住一天。

    但想必他也沒很認真,連我幾時進醫院也說錯,

我問他你是我的主治醫生嗎???他說是阿~不過前兩天他放年假,

還自以為幽默的說"誰叫妳大過年要生病嘞,是不是"

我在心裡大筊三字經問候他祖宗,誰喜歡大過年生病?!

醫生放假難道其他都死了嗎?排一個在放假的醫生給我是要治三小病ㄚ?

我心裡頓時不是很高興,這醫生也看起來散散的連病例都看不仔細。

後來他說之前的藥都沒效的話,那他換藥性強一點的藥試看看,

並要求我多住一天觀察。

    多住ㄧ天無可厚非,但是我喉嚨痛著請他先讓我消腫先,

他卻說沒大礙,症狀自然反應,並不多加理會就走了。

這天我也沒再見過他進來,但是喉嚨痛了一整天我啥都吃不下,

因為連吞口水都痛,半夜呼吸也痛,一點都沒有任呵改善,

三番兩次去跟護士小姐討止痛藥,

護士小姐就說,醫生開的是最強的止痛劑了,叫我多喝水就好,

但還是痛著,半夜我媽回去,我喉嚨痛到不行,

出來跟小姐討藥,她先給我一顆,三點我又醒,再去要了一顆。

但是作用都不大,至少沒讓我睡著。


  隔壁下午來了一對女老師父,她是感冒+氣喘。

她身旁背著一個不知道是吸痰還什麼的機器,一直呼嚕呼嚕的響,

她只要一起來走動我也會醒來,他們說話也不小聲但至少有停下來唸經的時候。

鄉下人不知道位啥講話都得大小聲,可能因為地方大,聲音也要大才聽的到吧!!

但病房止那麼 4 or 5坪而已,又不是田裡,賞門中氣十足精神好的很,怎麼會需要住院耶?

我以為住院的病人通常都是很嚴重的那種了,看來我錯了。

 

迷迷糊糊快睡著時隔壁的機器又響了,陪女老師父來的那位衝出去叫護士,

原來是她押到機器的線在叫,本來快睡著的我又醒來,又睡不著,是凌晨四點。

喉嚨痛到連吞口水都痛,我盡量忍著不吞口水,止痛藥沒效,

只能照護士說的多喝水,但喝水喉嚨又痛,覺得很無奈又無助。

水沒了,自己下床去倒,問護士茶水間,發現自己沒有聲音了。

 

回到床上也沒有睡意,我忽然就坐在床上哭起來,

為什麼我都乖乖吃藥休息,任你在我體內打多少東西我也沒抗拒過,

為什麼就是好不了,為什麼醫生不聽我說喉嚨痛,不先讓我舒服一點,

我只想好好能睡個覺就好了,

我一直跟護士小姐抱怨喉嚨痛他都不稍加重視一下嗎?

情況並無比剛入院那天好多少。

     

就這樣等到6點半我想我媽應該起床後,我請他早點來接我,

我想出院換一家看了,當然我們還是在等他巡房過來,

等到8點多他出現,我反應我身體似乎更不適,

他一附不打緊的樣子說那我們再換一點藥,我表示我將上台北沒時間住院了。

他就說好ㄚ~一切以你們為主,又解釋藥沒有馬上見效的,

要是她女兒跟我一樣,他也會怕是開了什麼類固醇之類的藥才好那麼快,

我也知道藥不會立刻見效,但至少獲多或少會有改進,

如果真是她女兒他會放著她喉嚨痛而不管嗎??不見得!!!

我在三跟她強調我喉嚨真的痛,他再看一起說沒那麼嚴重,

但他讓我去二樓門診耳鼻喉科擦個藥。

我想這樣也好,反正也不會比現在難過。

他又吩咐護士給我打些針,吊營養針,就走了,

從我入院出院才看過他兩次不到15分鐘。

後來再拿來的藥包多了幾顆藥不知道是什麼成分但我有睡著。


     後來被我媽搖醒去二樓看喉科,我們要等門診病患看完才能輪到我們。

于醫生手長腳長給人很高的感覺,我一進去看他已經在翻看我的病例。

他一樣問了一些問題,仔細幫我在喉嚨裡上藥,他嘖嘖的說腫的那麼嚴重阿,

我一聽眼淚就掉下來,為什麼我的主治醫生一直說沒怎樣?

他一聽我今天要出院,皺著眉勸我還是多住ㄧ天觀察一下比較好。

我哭著搖頭說不要我想好好睡個覺,他又勸一番,

我只跟他說要開學要回台北,他一聽,就問我住哪裡,我說住宿舍

他很認真的說不是住哪一區?我會錯意,忙回說:士林,陽明山

他想了想對他的護士小姐說打給阿May。

然後對我說離你那最近的大醫院應該是榮總,

我讓盧醫生(我的主治)的助理打一份診斷書跟轉診單,

你到台北後就先去看一下比較保險,

如果這兩天還有發燒一定要回醫院........

並親自跟我主治醫生的助理通過電話後才讓我走了

我心裡一直想,幹麻我的醫生不是像他一樣熱心,

連需不需住院他都不關心

唉~~~衰!!!!

 

這個年我都在醫院過完了,吃也沒吃,玩也沒玩,賭也沒賭,什麼都沒有

連聲音也沒有了,大概是我過過最心酸的一年。希望是置死地而後生了,

希望是大禍將過,畢有後福啦!!!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咪萬ㄟ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